醉乡人

小学生文笔,可能ooc,请见谅。

       听说过坐井观天的故事吗?青蛙长期停留在井里看天,离不开那口井。现在我就是那只青蛙,躺在井里没日没夜的看着井口,那里没有蓝天白云,只有无尽的昏暗。不过我并不是只可以看见目前的景象,我只是暂时出不去。
       这种日子无聊到了头,短时间的黑暗或许对我来说并不算什么,可我太久没有见到一丝亮光了,井底黑的令人发疯。哈,或许那些昏迷被扔进来的“祭品”并没有死,而是被这令人抓狂的黑暗折磨疯了,一心寻死。难以置信我竟然马上就要成为他们其中的一员了。
       在无止境的黑暗中,每时每刻我都在回忆着进入井前的记忆,应该和肌肉记忆的原理一样,多回忆那些记忆就会在灵魂上留下痕迹。我一定要报仇,这种想法根深蒂固,是黑暗所磨削不掉的,但仇恨没有加深,停留在了它最初达到的阶段。没必要再加深了,等报了这弑己之仇、姐姐的仇,我便好好的自由自在的活一辈子,不再被忠诚所束缚,也不再被忠诚所背叛。从某方面来讲,我这一世还真是个悲情人物了。
       啊,好像过了好久,我死了吗?我还活着!顾不上自己此刻的模样,望着遥不可及的井口我努力地爬了出来,深一步浅一步的走了出去,离开了这弥漫着死气的地方。我进入了荒原,凭借剩余的意识不断的走着。突然眼前一黑,意识散去了,记忆也逐渐消失,我只能不断心理暗示自己不要忘记那些记忆以及所谓的仇恨。因为换皮即是重生……
       我叫原圆圆 ,是一只半妖,此时的我正在沙漠被某个脾气不好的妖怪追杀。我已经逃了好几天了,除了一次短暂的昏迷让我休息了一会以外,我没有停下过一刻。在不断的逃跑中,我到了c城,这里对我来说是个“自由之都”,只要我不作死,按时给老大交“租金”,我就可以活的像人类时期的我一样了。虽然生活有时不尽人意,但总比那逃亡的日子好多了。
       我有一对疼爱我的父母,虽然在我的记忆里他们好像死了,毕竟我那狭小的家的角落里还焚着香呢。真是奇怪,这是很重要的记忆,为什么我记的这么模糊不清。不过,这也是常事了,现在我记的最清楚的记忆就是最近两年的逃亡生活了,不知道是不是让我印象太深刻,还是因为成了半妖,所以人类时期的记忆便模糊不清了。
       我生活的很悠闲,除了有时候要为生活费用烦恼以外。我现在吃着薯片,坐在床上,看着手机漫画。这是《妖记》,这一页上一位女子占满了整个屏幕,红衣似火,倒在血泊里,满身是血,黑色长发散乱。一个绝美的女子,这是我的第一印象。 看来几秋很喜欢这位女子啊,红黑交织,十分有张显力,仿佛能亲眼看见那位女子死在面前一样 ,我戏认为他是真的用鲜血画这部漫画,因为实在太真实了……
       看完了漫画,我现在正化好了形,准备出去赚点钱。化形这项技能是在我逃亡的时候点亮的,那时正好遇上了一个和我一样的小妖怪,不过他的经验可比我丰富多了,他教会了我怎么隐藏自己。虽然我的攻击能力不怎么强,不过我依靠这个能力在逃亡生涯里骗了不少妖,在他们手上溜走了好多次。看来我只对这方面的妖术有独特的天赋吧……

这篇是我自己的脑洞,如果一七当时被扔进井里并没有马上死掉,而是活了一段时间,当然这个时间是抽象的。因为身体上的原因最后才死了,换上了原圆圆的皮。在爬出井里之后记忆和意识还没有彻底散去,所以才走到了荒原,然后之后就是小雪写的一系列的事。

同人段子

       他死了,就在我面前,难以置信那个男人死了,被我亲手杀死了。他说:“要下一剂重药……还有什么方法比这个更好呢……”我还没说完,我的脑子很乱,凭什么要他去死?凭什么?!一片空白,只能楞楞的听他说完接下来的话,照着他说的放了手。他掉了下去,火星像贪婪的野兽张开了嘴将他吞了下去,连一丝灰烬都不留在这世上。他死掉了,彻底死掉了,在众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下消失了。同时间,几秋将这一幕画了下来……
       时间不允许我思考这思考那,我只能急匆匆的收拾目前需要完成的事情,将渊的事埋在心中。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人与妖短暂的和平,渊必须要牺牲,上一次如此,这一次也是,上一次的他活下来了,而这一次他应该彻底死了吧。哈,也许当人妖又一次大战的时候,“渊”又会出现呢。
      《妖记》应该把这件事记录下来了吧,按照几秋的个性应该不会落下这么重要的大事,真想知道当他们知道渊到底是怎么死掉的时候的表情呢,那一定很精彩吧。在妖那边人那边一定和我一样难以相信在那样一个胜券在握的情况下,渊竟然会这样死掉,难以理解。或许我这辈子都不会明白,或许当我到了他这种地步的时候会明白吧,或许,或许……
                                           ——法宁视角
       好像过去了几百年,好像才过去了几天,不清楚了,他好像死了好久,可他又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以一个女孩的身份,天天逗我玩。不会错的,那绝对是他,即使改变了那么多。他现在在做什么?为什么突然对自己一无所知,渊,他的新名字?不会错的,姐姐看的、他看的漫画上的渊是他,那个女孩也是他,他回来了。从他出现在我面前的第一次,我就没怀疑过。
       姐姐说不要出去,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姐姐是不会骗我的,几天过去了,那个女孩也住了进来,外面看来很乱。我每天和她待在一起,有时候她会突然睡觉,我没有在乎那么多,他活着就好了……女孩失踪了几天,然后姐姐把我带进了一个空间,那里有许多妖怪,有一些好像见过,应该是酒馆的妖怪吧。慢慢的我和姐姐开始在空间里走动,没有看见他,那个女孩,不过直觉告诉我他还活着。
       应该是结束了,酒馆开始准备重新开业,我听见有人说渊死了。不,他没死。我小声的在心里反驳,明明那个女孩还活的好好的,之后我变回了原型,跟着那个女孩,停在了窗沿上。终于,她现在可以活的很轻松呢。
                                         ——四群视角
       我可真是个“预言家”啊,他死掉了。我的条漫里他孤独的一个人死掉了,在漫画里他死在了一堆人面前;条漫里他很安静的在床上死了,在漫画里火光仿佛要要涌现出来,连灰烬都被风无情的吹散了。原来那个大佬的话是这个意思吗,留个全尸,这么困难吗。果然是集美帅惨为一身的“男配”啊。漫画即是现实。如果我不知道这一点的话,或许就不会这样难受了,不过比起一无所知,还是现在比较好吧。他是真实存在的悲情人物,不是单单为漫画存在的,是我从从未踏足的世界里所认识的第一个“人”,我想我应该感谢一下几秋吧,让我认识了一个如此温柔的人。
       抱着好奇的心态进入了那个服装店,店长配合着莫名的气氛坐在椅子上,急匆匆的挑完衣服便离开了,这是我们的第二次见面,虽然我没有认出他。之后的之后,我在漫画里看见了他其他的样子,在梦里,在现实里又相见了许多次。那不是梦,我确信着。我看到了他所不表现在其他人面前的另一面,我看到了真正的真相。现在我多希望那是个梦,现实里没有像他那样悲情的人物,那么憋屈的男配。但这不是梦,因为我认识了真正的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高灵视角
过分ooc的话,麻烦见谅,第一次写这种东西。
画我完结撒花∠※